巴瑞尔✨

看这里看这里∑

大家好,我4清持,方便称呼可以叫我粽子
¯\_(ツ)_/¯

是个写东西滴,甘党(你信吗,滑稽.jpg)
请不要因为我随便摸的画而关注我。

近期死在凹凸坑无法自拔。

凹凸热衷金瑞,

毒唯【?】佩帕,只炖佩帕,洁癖,洁癖!

(热衷精神帕佩肉体佩帕,我流强强)

心水安雷,

杂食,嘴挑,不吃银帕。

三天两头疯狂删文不存档。

不是熟人转载一律禁止!抱歉!

我是个绝对的帕吹帕厨帕毒唯【?】甚至进化成帕受过激粉

固有技能:吹爆猴猴。/头像是自己摸的

王者荣耀信受/ALL东皇太一,

高亮,新墙头 方思明

扶他狗喜欢拉二!

楚留香我吃暗香受靴靴。

混迹各种游戏。

梦间集想吃一口燕蛇,谁都好,来口粮食好不好!

TFP吃一口冲红双波。

今天的我,是咖喱咸鱼味的咸粽子!

年仅三岁的我为什么不能为CP的美好而落泪!!!!!!!!

<佩帕AU/番外(上)>为什么我遇见的人鱼和别人遇见的不太一样

死亡人口忽然诈尸【?】

系原本打算收录在本子里的塞壬帕番外,但是因为我们都太能咕咕所以究竟什么时候出本仍未可知【?】

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分上中下三部分,预计超过2W字,我缓慢填坑【?】

请看过本篇后再观看番外,否则根本看不懂我在BB什么【?】

本篇:<佩帕/完结>为什么我遇见的人鱼和别人遇见的不太一样

包含微量安雷,数量等同于不存在,估摸着不影响观看,为了编出约会理由费尽心思。

 

以上,如果可以的话,请↓

 

好久没写甜甜约会了,蜜糖怪已上线

脑内挖坑挖个爽合集

把以前的大纲挖出来写裘杰【待定】


写完佩帕塞壬的番外【?】


再补好鲨鲨佩佩的大纲,尝试着继续往下写【咕咕】


宣扬一下强强氛围,双A佩帕【意向】


在彻底出坑以前出个本【梦里】


[佩帕/AU]都说鲨鱼没有脑子-P1

● 是佩帕

● 是塞壬平行世界反转篇

● 嘻嘻。

● 是AU,有车预警,直男冒险流

● 永远不谈情说爱,说的就是我【?

● 中长篇

● 绝对不坑,发自真心【?

●以上

▼▲▼▲▼▲▼▲▼▲▼▲▼▲▼▲▼▲
 隔离带
▼▲▼▲▼▲▼▲▼▲▼▲▼▲▼▲▼▲

那是十分清闲的傍晚,冷橘色的艳阳还没有落至海平线以下,阳光铺洒在海面上,也将那艘轻型船浇成了清凉惬意的亮色。

放任轻型船自动驾驶的家伙,他的工作是巡逻周边浅海海域,确保不会有不长眼的虾兵蟹将一头扎进雷王岛的地盘。

是的,帕洛斯隶属雷王岛,是那位“少岛主”所“器重”的一名手下。

比起物理冲突,帕洛斯更擅长脑力劳动,交际能力比起某位冷脸小军师高出一截,却也不知为什么,偏生被发配了边疆,天天蹲在那哨岗干些可有可无的杂活。

帕洛斯很少会做没有万全准备的事,他是个怕疼怕死怕麻烦的家伙,其中当然也包括了出头,他总是尽可能的伪装成打下手的普通人,所以,他每天的工作量能用轻松便捷来形容。

并没有得到重用的帕洛斯清闲的够呛,——他的性格让人无法放下心来下达困难任务,所以他也就只能干些杂务充当外援了。

和几乎所有漂泊海上的“恶势力”境遇相同,绝大多数时候帕洛斯都闲的冒泡,需要大量的糖分来调剂这咸得结霜的清闲日子。

甘甜耐储藏的方糖块与密封罐中的橙金色蜂蜜那样单薄枯燥的味道已经无法满足这位挑剔的小海狼。

轻型船停靠在那座小型岛屿边沿,帕洛斯晃着腿吹出一声清亮口哨,他最忠实的仆人应声而出,很快便跃下船只,黑压压的影子飞快消失在沙地上。

帕洛斯停留在原地,等待着黝黑倒影主动回到甲板上。

这座陆地面积极小,随时可能会被海浪淹没的岛屿流传着奇怪的谣言。

每逢月圆之日,这地方总会出现“食肉人鱼”的踪迹,留下例如被咬了一半的海豚,亦或者是被撕咬成几块的虹鲼。

以及难听到威名远扬足矣称之为生化武器的歌声,与其说是在“歌唱”,倒不如说是在被迫念着什么深奥难懂的语言,千回百转的尾音里带着心不甘情不愿。

帕洛斯隔三差五就要来这平地似的小岛上一趟,每月月中也不例外,所以对于这样的流言,他一律报以客套敷衍带过。

与其相信自己从未见过的流言,倒不如早些巡逻事毕离开这地方。

正百无聊赖的发散思维着的帕洛斯瞥见了那团人形的黑雾速度极快的返回,手中提着一只硕大的毛椰子球。

这座小岛上的椰子树都快被他摘秃了,他站上那艘小型巡逻船的船侧隔板,借助这高出一大截的视野粗略扫视过周遭,那圆滚滚的毛椰子被他顺手接过,当作篮球般轻抛来去了若干个回合,就像在摇匀一听果汁。

而后那篮球便被他看也不看的丢至身后,可怜了后方那位刚刚归位待命的黑雾小先生,被劈头盖脸砸中,雾气凝结的身形险些被打散了,它敢怒不敢言,只得抱着椰子球凑一旁替它那位主人开椰子去。

黑色的影子自黑暗而生,是不属于寻常人类的力量,这也就证明了帕洛斯并没有他伪装的这样平庸。

神秘又特别的凝结物此时正费劲的开着一个椰子,将大材小用演绎的惟妙惟肖,他终于将那毛椰子毛绒剌手的粗糙革草扒了个干净。

但他的主人却无心侧目,他扬高视线望向天际,漂亮的晚霞在这位小海狼面上留下些许柔和薄光。

时候不早了,小部分天空已经被染上静谧的墨蓝色,圆月衬着一小片夜色登上高空,这日月同辉的奇特场景说不上多见,也绝对算不上罕见。

帕洛斯的耳饰蒙受光线照射后反射出不同于其原本色彩的闪烁珠光,那小巧的结晶坠在尖耳边沿,带着小小的金钩,制造出一种设计独特又价格昂贵的视觉效果。

哇喔,事实上这原本是属于“雷狮”的战利品,这东西所拥有的特殊能量能支撑这位半吊子施展出一些超自然把戏。

那是个非常邪乎的玩意,它未曾现世时就有诸多谣传,例如榨取主人的生命力,例如招来厄运这样没有意义的假消息,十个被诅咒的小玩意儿里就有十个带着这样的效果,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唬人的,就像贴在化工品包装上的标签——至少它成功了,没人敢将它收入囊中,被半塞半送的丢给了帕洛斯本人。

他早该想到,戴着这玩意早晚会倒霉,只是他没想到这现世报来的这么快。

船身不规律地震颤,这熟悉的振幅让这位孤身一人的年轻海狼察觉到震源位置——有什么东西在撞击左边船侧。

一旁懈怠困倦的黑影立刻进入戒备状态,轮廓边沿折射出猩红色的光点,腰线绷出一道暗红色暗红色的线弧。

脚下的甲板并不稳定,但所幸的是撞击并没有持续太久,轻型船被撞出好一段距离,被先前落下的锚拖拽住,这才没有漂出老远。

但这安定转瞬即逝,习惯了颠簸晃摆的海浪轻而易举的察觉到了异样,有什么东西攀上了船侧,通过这细微的晃摆,他察觉到了对方未曾收敛动作。

深色的使者回到地面上佯装倒影,将这位没有倒影的“普通人”形象补全,帕洛斯快步跨行至船边,视线向斜下方一扫,方才瞥见一抹亚麻金色的虚影,便被对方的主动袭击打搅,短短一秒钟,亦或者更短,他的手腕便被揪住了。

——那攀上船沿的家伙,猛然发力试图将帕洛斯摔落海中。

若是普通人,此时怕是已经如他所愿跌进海里,但可惜的是帕洛斯本身也是块难啃的骨头,他几乎是立刻做出反应,隐匿行踪的使者立刻化作黑雾半缠上他臂膀,只一下碰触便足以助他及时反击。

帕洛斯立刻借着使者的附着,反握住对方的手臂,瞬间爆发出惊人的力道,愣生将那进攻方的优势瞬间剥夺,反手将那两百多斤的怪物甩上甲板。

那是一尾海妖,帕洛斯立刻就得出了结论。

虽然它的鱼尾上并没有大片晶亮的鳞甲,但它依旧可以被归类为“海妖”,它还有个通俗易懂的名字——人鱼。

帕洛斯对这些海平面以下的原住民所知甚少,但他认识面前这一条半鱼的品种。

灰金色的无鳞尾,明显的三瓣交叠腮腔,以及这让人永生难忘的可怕重量——这是一尾人鲨。

它很值钱,帕洛斯脑袋里那柄小算盘哗嚓抖开,人鱼对于海狼来说根本不算什么稀罕东西,即便是船只全速行驶时不慎撞飞一只也不会为它停船。

但,人鲨和那种寻常半鱼完全不同,这类生物无论死活都是抢手货,它们的暴躁好斗是揉进血脉里的纯天然兴奋剂,它们的牙齿胜过寻常的钢铁,黑钢在它们嘴里也不过就是块有些难咬的磨牙饼干。

当然,除去牙齿的坚硬,这还要归功于它们惊人的颚,没人知道造物主究竟在它们的基因里编了些什么,那双层的钢牙与他们那浑身的强健肌肉将它们塑造成了海中无往不利的近身霸主。

它们更像是寻常人鱼的进阶版,它们足够强壮爆发力惊人,独居动物却又具备部分社会性,他们唯一的缺点似乎只剩下了——他们无法“上岸”。

即便是再蠢的人鱼,也具备拥有人腿的能力,遗憾的是人鲨的鱼尾肌理不具备幻化双腿的法子,真是不可思议,这样浑身都写满了不科学的海洋生物,在这样的细节上居然开始有依有据。

只是这短短一阵的功夫,那尾海怪长尾一撇翻过身来,就像野狼般半压上身,粗尾曲起摆出一道进攻的蓄力弧线。

自水而出的怪物身上干净清爽滴水未沾,亚麻金色的发丝稍稍炸起,他就这样与海船的主人对峙起来,下一秒便会前扑袭击。

即便是知道对方会突然发起进攻也不会有任何优势,它的速度太快了,根本躲避不及。

——至少帕洛斯躲不开,被对方半扑半撞的扑翻在地,这尾粗鲁的人鲨并没有发动下一步攻势,而是转手去夺帕洛斯耳尖上那枚耳坠。

从没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抢夺属于这位海狼的所有物,帕洛斯曲起腿肢恶狠狠磕上对方小腹,而人鲨则猝不及防被撞出一声闷哼,没来得及箍住这位小先生便被他迅速熟练的动作惊扰,目睹对方迅速溜出臂膀下的桎梏。

狡猾的海狼立刻倒退跨开两步,深色的虚影迅速护至它主人身前——倒也不是那仆从有多忠诚,只是遭遇危机时他们是同一条绳子上的蚂蚱,鱼死网破对谁都不太好。

这样的寂静持续了整整两分钟。

“喂!”那金发的人鱼忽然开口,与鲨鱼如出一辙的双层牙齿排列整齐,带着不同于绝大多数人鱼的凶狠暴躁。

戒备状态的帕洛斯巍然不动,他足够谨慎,不会用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但这尾人鲨则不同——他没有危机感,哪怕就这么磨上一天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可惜的是,这小家伙是暴躁的人鲨族群中难得一见的急性子,他快言快语大刀阔斧的忽然开口。

“你他妈的,是不是喜欢老子!”

……什么??

帕洛斯一个踟躇,漂亮的眼似笑非笑的稍弯,眉梢稍扬配着那笑容,怎么看都是一副嘲笑姿态。

这家伙的脑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帕洛斯侧了侧首,冲面前的黑影摊开手掌。

暗黑使者十分懂事的递来那个刚扒完的椰子,而帕洛斯则想也不想反手砸了过去。

正中对方鼻梁,十环。

——

 

TBC

[佩帕/短打]无题

是佩帕。

清理记事本的时候翻到的,发出了【卧槽,我什么时候写过这个】的声音。

【其实是之前写给守宫爸爸滴生日礼物 @木然守宫 ✨】

——隔离带
含部分意淫,隐开放BE,来不及写完,应该是我对原著向的理解
——

帕洛斯有一只听话的狗,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无论如何也算不上是新闻。

但这事没人敢提,周遭群众都害怕自己会因为这一时口快葬送性命。

押上性命的比赛实在太过艰难辛苦,没有人会用富余的时间去深入探究这两位雷狮海盗团的成员平日里究竟如何互动。

但若是走运问对了人,你或许能从参赛者“前辈”口中听出不少流传开的趣事秘闻来。

那可不是什么大赛期间发生的故事,而是更久远的,半真半假的流言八卦。

原本的雷狮海盗团只有三尊惹不起的大佛,独裁狂妄的雷狮,冷静隐忍的卡米尔,他们这对兄弟确实是难啃的骨头,但真要说起来,雷狮海盗团最有标志性的,其实是那只“疯狗”。

没人知道他是如何加入那对兄弟所在的阵营的,只知道那是一棵难挖的野草,他忠诚且耿直,油米不进到固执的地步,还死钻牛角尖,是一个十成十的怪物。

若是遇见那两位来自雷王星的霸道家伙,或许搏一搏尚有一线生机,但倘若你倒了八辈子霉遇见了佩利——或许及时自裁对谁都好。

他是名符其实的“疯狗”,“狂犬”,会直奔目的拼尽全力,未达成命令前绝不松懈,精神高度紧绷大脑彻底放空,不将目标彻底扼死永不停下。

听到此处你不禁要发问,这样的疯子就不惜命吗。

没人知道当事人是怎么想的,他疯他狂妄,他实力不俗他不计后果,而佩利最大的缺点或许就是傻。

傻到不知疼痛,傻到不懂逃跑,就像个无法理解的怪物。

这是所有人都默认的事实,他傻的让人害怕。

雷狮海盗团的三人,缺点和优势都鲜明跳脱,所以他们依仗着不俗的实力与超高效的效率迅速跻身宇宙海盗这一高危职业的最前列。

也因这一契机,雷狮海盗团迎来了他们的第四名团员。

实不相瞒,这本是一次尴尬的巧合,原本那只是一场各方势力交战后的混乱战场,热衷于冲锋陷阵的蠢材嗅到了血腥味,往一旁阴影处随性一瞥,仅仅这一眼就,完了。

佩利是最早发现那名隐匿在黑暗中的伤者的,只可惜那时的他并没有意识到他随意忽视的家伙,竟然会改变他所知的一切。

那躲藏于阴暗中的白发小子,是这场混战过后的众矢之的,几乎所有残存势力都在试图寻找到这家伙。
这个名叫帕洛斯的家伙,就像是抛进野兽群落的诱发剂,谁都想要来将他扼杀捣毁。

佩利从来不是什么随大流的人,他当然不理解他唯一认可的雷狮老大为什么要救下这样一个油腔滑调到像是一条水鳗的家伙,第一眼就让人喜欢不起来。

但最终佩利不得不跟对方打了照面。
白发的男性看上去十分乖巧,眉眼间缺少足以辨别年龄的成熟,这样的相貌让他的年龄成了未知数。

他的打扮奇奇怪怪,身上带着些难以察觉的血腥气,虽然落魄却不邋遢,雪白的发丝散乱卷翘。

他的嘴角带着一道巧妙的笑弧,是完美挑起佩利怒火的笑容。

佩利可不怎么喜欢这样的家伙。

无论相处了多久,他的“嗅觉”都无法揣测这家伙的想法。

佩利这样的耿直怪,自然无法忍受帕洛斯这样拐弯抹角旁敲侧击的交流模式,有很长一段时间他们没有任何交流。

但与佩利不同的是,帕洛斯似乎一直都兴致满满,自从他选择加入雷狮海盗团的那一刻起,他便在观察这一支奇怪队伍的地位构成——说白了就是食物链。

他很快就发现了,这位名叫佩利的金发大家伙,位于这环环相扣的食物链底层。
幸运的是,他还是个大傻子。

帕洛斯笑归笑,心里却是有谱,他明白,对待这样的蠢材可比直面聪明人的圈套来的困难得多,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这样一个不过脑的疯子下一步会做些什么。

充满挑战性,又十分有趣。

自此之后,他们的关系忽近忽远,对话通常都以一方的戏耍和另一方的被耍开始。

被耍的那一方当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天天咬牙切齿将那口尖利的鲨鱼牙磨得咔咔作响。

他被勒令不能够在羚角号的船舱里动手,这条新增加的规则显然是为了保护这个叫帕洛斯的家伙。
所以佩利不得不忍受这猖狂的兔崽子在他面前猖狂起舞。
皮,再皮,早晚把你腿折断。

佩利记事起就走上了难以拨正的歪路,而帕洛斯的出现,则是负责将他彻底导向了扭曲的“正轨”。

是的,帕洛斯改变了这一切。

谁也不明白他们的关系究竟什么时候起变得这样亲密,或许只有绞尽脑汁想要戏弄佩利的帕洛斯才会认真揣测对方的想法,知道许多佩利从未主动展露出的小小秘密。

令人惊羡的小细节,每一步都搔人心尖,从未有人知晓的秘密,是无从炫耀的小小得意,在心口发酵成难以概论的微妙情感。

例如,只有帕洛斯知道,“狂犬”并非犬性不散蠢得像只动物,而是因为他不愿思考。

他不愿考虑后果,也不愿考虑未来,他只顾及眼前的畅快,只顾肉搏带来的疼痛与真实感。

这点值得利用,帕洛斯知道,他是精明的商人,从死神刀下一遍一遍的偷出自己的小命,说出口的每一个字都带着圈套和算计,个中真心要剖开字符以笔画来算。

这样的家伙是活不久的…至少他一个人是活不久的,他必将为他的莽撞付出代价

那是许久许久之后,这疯了十数年的狂犬,终于有了他独一无二的主人。

就像是最初的人类教导收入家宅的幼狼,这就像是一个驯化的过程,饲主或许根本就是乐在其中。

漫无目的肆意游荡的怪物有了他的目的,而无牵无挂没心没肺的骗子则担下了饲主的"重担"。

那腻人的亲密与适度的疏离成了一切情感发酵生长的培养基。

有时候太聪明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情感细腻善于分析时常代表着入戏三分。

虽然这位名叫佩利的少年是个堂堂正正的"好孩子",但不可否认的,从某些角度来判断,他的本能确实跟犬科动物有的一拼——他对他的东西情有独钟。

一旦他认定了某件东西属于他本人,那么"它"注定会成为万幸与不幸的结合体。

并没有什么特定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他永远意识不到他的固执和莽撞究竟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无论对待任何事物,亦或者是对任何"人"。

佩利可怕又可靠的“占有欲”,却成了那样轻佻恶劣的骗徒仅剩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要知道这病态的占有欲从来不会单方面的喷薄而出,这微妙美好的欲望让他们的羁绊更为深重。

而两人却不自知,还能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心急的呢。

他们的故事在旁人口中不过三言两语,甚至更像是一则还没开始就结束的短小故事。

你问后来的他们究竟如何?

这是流传在参赛者间的故事,只敢在私底下窃窃私语,谁都不愿去招惹那样的猛兽。

谁也不愿意,或许再也不会有人愿意去花上大把的时间,理解佩利的想法了。

——
真的很喜欢这种感觉惹,他们只是需要被推一把。

[佩帕/ABO paro]斑光

  • P0-斑光◄◁

  • P1-新愿◄◁

  • P2-气味◄◁

  • ABO,是补档,是测◄◁

  • ▼▲▼▲▼▲▼▲▼▲▼▲▼▲▼▲▼▲

  • 我杀石墨

  • ▼▲▼▲▼▲▼▲▼▲▼▲▼▲▼▲▼▲

 我想要评论,哭了【。】

 

1 / 4

© 巴瑞尔✨ | Powered by LOFTER